武侠小说 > 素菩提 > 第二百零二回 乌云褪去 不再逃跑

第二百零二回 乌云褪去 不再逃跑

    乌云渐渐褪去,明静站在窗前看着湖里的荷叶,只剩下那么几株,总觉心里也少了一些东西,这感觉便是陆溪的离去,一直以为陆溪的病是可以治好的,没想到会恶化到离世的地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心里就不舒服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也许是观南太不关心陆溪,所以陆溪太操心导致病情反复严重。

    想起观南他打电话过来了,道:“我想出去走走···”

    明静:“还是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吧,别总想着出去···”这是明静最衷心的话。

    观南:“我已经请了两个保姆照顾孩子,我在家里憋得实在难受!”

    明静道:“那么,你母亲怎么说?”

    观南答非所问:“你在心里一直很重要!”

    明静冷静了一下:“陆溪的离世和你平时对她的态度有关吧!”

    观南:“嗯···也许吧,可是对你的思念没有一天断过!”

    “活着的人是罪人!”说完,明静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观南拿着电话:“嘟嘟嘟···”心里也是忏悔不已!陆溪的离世确实和自己有关。

    走进院子,“妈,你累吗?”

    于母抬起头看着观南,摇了摇头:“孩子还小,我不累!”

    观南心里的愧疚被明静生生的勾起来,“妈,如果累的话我就不出去旅行了!我在家照顾孩子照顾你!”

    于母的眼神都有些浑浊,看着观南:“想出去走走就出去走走吧,家里就这点事!”

    观南低着头,眼睛看着于母:“我还是会想念明静,妈,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于母道:“别想了,她不是你的,或许以前可以是你的,但是现在她不可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一树的绿叶,院子里看不到一瓣落叶。

    刚刚下了一阵急雨,早已经被家里的保姆扫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银杏树它高大魁梧,四季分明。该长叶子的时候长叶子,该落叶的时候落叶。

    脑海里突然回想了一句:缘起性空,嗯,确实是“缘起性空”这是观南和陆溪的缘起性空,它曾经没有,以后也将会没有,这就是缘起性空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在此思索着陆溪的一切,陆溪的好,陆溪的美,陆溪的温柔,观南的心中出了愧疚还是愧疚。

    也许,明静说的没错:“活着的人都有罪!”

    这句话在观南的脑海中深深的思想起来。站在院子里几乎落下了热热的眼泪。

    于母看了,心焦,“怎么了?儿子?”

    观南将手重重的锤在银杏树上,雨水噗噗噗的掉下来,拳头上血迹斑斑,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。

    此时陆溪的母亲也来到了观南的家里,她心里是有气的,她知道观南的心一直不再陆溪的身上,而在明静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指着观南哭着道:“我女儿就是被你折磨死的!你赔我女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