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被镇压在大夏重地的,无一不是绝顶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们都有着非常恐怖的实力,同时在以前也就是那种被重点关照的。

    因此,他们的封印是重中之重,想要出来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可四大魔皇却忽然同时出现,这必然意味着人族之中出了叛徒。

    而且是地位很高的叛徒,否则不会有这样的能力,同时放出四大暗黑魔皇!

    “人族出叛徒了,而且是高层,秦阳,你可有什么头绪?”

    秦阳问道:“您说的叛徒,是指大夏之中?”

    “大夏重地,暗黑魔皇悄无声息的出现,那自然就是大夏之中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怀疑可能是十王中的谁背叛了人族!”

    镇国十王!

    秦阳眉头微皱,他接触的这些十王,倒是没有人给他会背叛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同时,他又想到了之前蒲榕王说的魔君级的强者。

    魔君的存在,可以无形中影响人。

    而且他可能会幻化成身边的任何人,甚至可能你最熟悉的人就是魔君变的。

    这非常恐怖!

    “只能先拿下暗黑四魔皇了,否则这个迷题大概永远无解。”

    秦阳叹了口气,难道让他现在去追问镇国十王吗?

    估计他这样一做,就会被十王针对,对他口诛笔伐吧?

    毕竟,危难当头,他却质疑同阵营的强者,而且没有任何证据!

    火皇凝重道:“那就即刻动身,我与你同去道门。”

    “您也要去?那火族这边...”

    “危难之际,哪有什么火族?无非一个人族罢了!”

    “若是人族都没了,火族还不是要没?”

    秦阳哑然:“前辈看得通透。”

    “大皇子,火族暂时交给你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凝聚一枚火焰印记,这枚印记直接烙印在大皇子的额头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将火皇印丢给了大皇子。

    “我分出部分力量给你使用,你可以借此平定火族内乱,而且有先斩后奏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大皇子脸色陡然一变,先斩后奏,这可太恐怖了!

    他几乎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直接掌控火族,管那些长老有没有问题,统统拿下!

    然后安插自己的人上位,到时候即便是火皇回来又能如何?